舞动文化有传承,长鼓悠悠步履健
文章类型:梧院人物  来源:宣传部  发布日期:2023-12-05  点击次数:17542

   伴随着悠扬的吟唱声,舞台中央,长鼓缓缓旋转。一位老者屈膝而卧,沉醉地击打着鼓面。那清脆的鼓声,轻重缓急,节奏分明,久久回响。灯光变换,青年出场,一个关于传承的故事徐徐展开……


   以上舞段出自舞蹈《长鼓悠悠》,是梧州学院打造的“优”系列,是广西民族民间舞蹈精品项目的第二作品。“优”系列是以广西十二个世居民族为载体,旨在为每一个民族创作以“传承”为命题的文化精品工程。作品《长鼓悠悠》多次参加全国、全区类比赛,曾荣获广西第六届大学生艺术展演(2020年)舞蹈类一等奖、优秀创作奖;全国第六届大学生艺术展演(2021年)舞蹈类一等奖、优秀创作奖,受邀参加全国第六届大学生艺术展演活动闭幕式演出;荣获广西第十一届音乐舞蹈比赛(2021年)创作一等奖;2021年“红绣球”广西舞蹈创作作品“展演作品奖”;2023年参加第十四届中国舞蹈“荷花奖”民族民间舞评奖。

   聚光舞台上的掌声与光芒,是练功房里汗水与努力的结晶。《长鼓悠悠》剧目自2019年编排至今,已培养到第五代演员。无论是团队成员,或是编导、指导老师,他们都是因为对于舞蹈的热爱相识、相知、互助,共同披荆斩棘。


梦想 • 悸动

   对于《长鼓悠悠》剧目的团队成员而言,“舞蹈队”这一词饱含深意:或许是压腿杆上遗落的一滴汗水,是向上跳跃时坚定不移的目光,是每一次精疲力尽后再一次挥动双臂带起的一缕清风,是舞台上灯光亮起又归于沉寂时最后一袭落在肩上的灿烂。“舞蹈队”不只是一个简单的称呼,它是一个温暖又耀眼的家庭。


   “刚进入大一的时候,我有幸作为群演参演了大型红色话剧《火种》,因此认识了校舞蹈队的学长学姐,并在后来加入了《长鼓悠悠》团队。”队长王凯谈到,正是学长学姐的支持与鼓励,让自己这类“非专业生”更有自信地加入到舞蹈团队中。《长鼓悠悠》团队共24名成员登上了今年“荷花奖”的舞台,除去两位已经毕业的主演,舞蹈学专业学生与非专业学生人数各占一半。尽管身为非专业生,但同学们一直渴望能登上“荷花奖”的舞台。“《长鼓悠悠》团队是经过舞蹈队‘优中选优’而诞生的,舞蹈能力进步了,才可能被选上。”同样,作为国内顶尖的舞蹈比赛,“荷花奖”对舞蹈学专业生的吸引力毋庸置疑,“很兴奋,是一种发自内心的、对舞台和舞蹈本身的热爱与渴望。”

   成为《长鼓悠悠》团队的一份子,接过舞蹈的接力棒,便要肩负起团队的责任,投身艰苦而枯燥的训练中去。“为了让动作达到质感,枯燥是难免的。”舞蹈队平时通常在每个工作日的下午五点半至七点集中训练,自八月份接到“荷花奖”比赛的通知、九月份开学以来,尤其是大赛前一个月,即九月末往后,团队开启了“三班倒”模式,早中晚全天训练,中秋国庆假期更是毫不松懈。团队的基础训练包括基本功、体能、身法身韵等等,“《长鼓悠悠》这支舞蹈中很多动作都是依靠腿部肌肉发力,更要通过针对性的训练帮助学生找到自己的发力点。”在老师王玉钰的指导下,学生们刻苦练功,不断纠正动作、队形。



   舞蹈训练必然伴随着伤痛与挑战。也许是身体方面的困难:伤病的反复、肢体的不协调等等,又或是心理层面的影响:过往比赛的遗憾、备赛时间漫长带来的焦虑等等。舞蹈队里,伤病就是家常便饭:发烧吊水回来继续训练,腰伤严重仍然坚持练功,彼此间还会开个玩笑,觉得“大家身上都贴着同样的小药膏,就好像一种荣誉一样。”除此,两位主跳也是挑战重重。他们已经毕业各自忙碌于工作,为了支持荷花奖比赛,便向公司申请调休,将自己后半年的所有假期全都用以排练,一边排练一边远程办公。对于长期坐在电脑面前的“打工人”来说,将自己的身体恢复到以前的韧性和协调度并没有那么容易,高强度运动之下,伤痛在所难免。例如,饰演“青年人”的演员需要完成一个后空翻的动作,其失败率、危险指数皆高,在反复练习的过程中,“旧伤未好又添新伤”,但演员依然克服了内心的恐惧,更与搭档取得了信任与默契。

   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。成员之间互相提醒、敦促,老师给予细致、耐心的指导,再苦再累的训练,也总是传递着积极的情绪。“互相抠动作的效果很好,能够帮助自己不断调整。”在这样一种相互促进、共同进步的氛围里,《长鼓悠悠》团队带着梦想的悸动,朝着“荷花奖”的舞台跃去,一路上舞步生花。


生命 • 律动

   本次参赛的《长鼓悠悠》剧目经过评审专家的要求及建议,相较于以前的版本存在部分改编,以达到“在保持民族动律的基础上,有一种‘向上扬’的感觉。”面对新的尝试,以及专业的舞台,团队成员难免产生紧张的情绪。“克服紧张情绪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排练。”正式上台前,酒店空地、彩排场地都是团队的训练场,在带队老师的指导下,所有人分秒必争,抓紧时间适应场地、回顾舞蹈动作,把每一次排练当成正式表演,只为登台呈现出最理想的状态。


   10月27日晚,舞蹈《长鼓悠悠》登上“荷花奖”舞台,在山东省大剧院精彩上演,舞者们借着手中的长鼓,伴随着激昂的节奏,舞台上弥漫着一种磅礴的气势,仿佛穿越时空,将观众带入了广西民族的独特世界,演出获得圆满成功。“那天他们比赛下来之后,很多同学都激动得哭了。我认为这是同学们最精彩的一场表演,他们都是最棒的!”指导老师王玉钰回忆起比赛当日的情景依然十分感动。她道出了《长鼓悠悠》团队的出发点:不只是对于顶尖舞台的冲刺,更是抱着一种学习的心态,接触更多优秀舞者。对舞者来说,经过这样一个磨练的过程,无论排练、演出,他们都会有更多的忍耐力,以及更强的目标性。“看到很多中国顶尖舞者,更被他们的专业精神打动到,还被很多优秀作品的现场震撼到。”队长王凯颇有感触:从群星奖的遗憾到现在如愿以偿登上“荷花奖”舞台,也算是‘带着过往的遗憾前进’,迎接了新的挑战,没有辜负学长学姐的悉心教导。“所以在舞台上就尽情地表达自己吧!”

   不止舞台的享受,更有舞蹈本身的收获。经过反复地排练、对舞蹈动作逐渐深入地解读,团队成员掌握了这支舞蹈的情感倾向,因此舞台上的情绪表达也愈加自然、流畅。“舞蹈开始与结尾都是抱着鼓旋转的动作,就像是一个时间轴,讲述了民族文化的传承故事。中间比较欢快的舞段,表现的是瑶族民众庆祝盘王节的场景。”俗话说,“无山不成瑶”,这支作品有着鲜明的民族特色。例如,有一个动作需要蹲下去,一颤一颤像波浪一样,其实是模仿瑶族人民上山的动作。“老师一直强调瑶族舞蹈‘沉稳颤圆拧’的五个动律。可以说《长鼓悠悠》打破了舞蹈‘柔美’这一初始印象,它透露出硬朗、刚健的风格。”提起《长鼓悠悠》,舞蹈学专业的队员在一次外出采风时,也曾接触过瑶族的长鼓,“后来排练时,感觉我们舞蹈中的很多动律和当初非遗传承人展示的很相似。”



   舞台之上,乐声悠长,激发着生命的律动。《长鼓悠悠》不仅是一场视觉盛宴,更是一种心灵的触动。它通过优美的舞姿和动人的音乐,唤起了观众内心深处对传统文化的思考与感悟。“文化是一种力量,一种积淀,也是人类进步的源泉。”《长鼓悠悠》所传递出的力量和积淀,正是梧州学院舞蹈团队成员们对民族文化的深深热爱和责任担当:是舞蹈故事里长鼓文化的传承,也是舞蹈团队里舞者接力的传承。

青春 • 舞动

   君不见长松卧壑困风霜,时来屹立扶明堂。集体的训练,团队的拼搏,舞台的磨砺,给予每一位成员日积月累的成长与改变。《长鼓悠悠》的舞蹈队精神是“你不放弃我,我不放弃你。”无论个人原本的基础功力强弱与否,只要愿意学习、认真训练、热爱舞蹈、团结集体,便只管把初心托付给时间。曾经有新成员在刚加入时肢体极其不协调,团队里的学长学姐就一直耐心地帮助他,新成员被和谐、勤奋、友爱的团队环境深深打动,面对挑战毫不服输,最终克服了自己的困难。“加入《长鼓悠悠》之前,在舞蹈方面会比较‘自我’,因为几乎都是跳独舞,接触群舞很少,对它比较陌生。加入之后真的被团结的氛围打动了,下定决心一定要更加努力,不能给团队拖后腿。”

   个人、集体的共同努力,是收获崭新蜕变和丰硕成果不可或缺的因素,而对彼此的寄语勉励,更是赓续出发的力量源泉。《长鼓悠悠》团队秉持着舞蹈队精神,坚信付出努力,终会换来理想的成果,不会因为一时的遗憾而垂头丧气、心灰意冷,而是以积极乐观的心态面对新的挑战。“一个真正好的作品,是能够吸引到人的共鸣的。《长鼓悠悠》是一个优秀的节目,这正是我们坚持的原因。”指导老师王玉钰还表示,“最关键的是愿意谦虚学习。”团队的新老成员无一不真正理解了舞蹈的意义,并愿意全身心投入,为之付出时间、精力。“保持健康的身体。”七字简简单单,更是成员们发自内心的祝愿。

   赓续出发,矢志向前。《长鼓悠悠》已然成为历史的成绩。如今,团队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演出筹备,为11月份的展演乃至新剧目《绣美人生》的排演而忙碌。“荷花奖”的舞台给予团队编导、指导老师很大经验启发,“更明确了未来创作导向。以及,课堂训练不仅有着对动作、队形的要求,还有对于演员的表现力与心理素质的要求。这些方面以后会更加重视。”

   老者转身离去,聚光灯下,青年与小孩立于长鼓两侧。长鼓再次缓缓旋转,两人手持鼓身,相对而击,铿锵有力。青春不灭,舞动不止,悠悠长鼓,经久不息。



文字|王语歆、何晓美

图片 | 受访者提供

排版|陈金庆

指导|梁志慧

责编|许丽娟

主编|陈 丹


版权所有©梧州学院 
桂ICP备05000941号  前置审核编号:桂JS200601-20   桂公网安备 45040302000045号
网络与信息化管理办公室  地址:广西梧州市富民三路82号 校内实验楼三楼
 招生就业办公室电话:(0774)5841064、5833920、5831555